我們走過同一道幽暗隧道 到達光明

陰天下茁壯成長

妳是藍 你是綠 而我是紅

我不懂你們的調子 你們也不甚欣賞我的俗艷

唯有逃到另一個星球的天空

徐徐的降落在新節奏的腹地

為陌生的氣味而感到興奮 卻 同時掛念著母體的温度

你們也像我一樣没有忘記那三十七度潮濕的温泉嗎

我們間關係 像燃燒中的玫瑰 都佈滿灰燼

過後 是龐貝 凝住在最壞時刻

時刻 壞得 連吞嚥一口水也不行

妳 你 我的眼淚是死海 濃得乾涸 點點的剝落

不小心把在聖殿中央的基督 打碎

碎片將我和你們的地 劃破 破出了高山

没有摩西的手杖過紅海 只好困在赤地 被隔絕

還未謝幕 但這是結局嗎

我們已經說著不同語言 雖然在同一個國度裡

試著喊妳 你的名字 名字卡在喉嚨 在發炎

你們都築起堡壘 插了旗幟 在領地上看天空

然而 我還住在曠野中的草棚 我看見橙色的雲包著青天

用兩根長竹籤 轉了轉了轉 雲的綿花糖

戴上小丑的紅鼻子

問小時候還牽著我手的你們

漂亮嗎 有趣嗎

(給十二年没見面的弟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