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地底 呼出一個池塘

荷葉上小蛙呱呱叫了聲

然後 發呆

蜻蜓在藻上點水

然後 凝住

灰灰的魚兒撥起泥的一陣騷動

然後 懸浮

悄靜靜地等待 浮出花

人說只要專注

鍋裏可找到上帝

肉都焦了 誰也不見

張開兩臂向天

你是知道我一直在等

雲板着臉 像墓地雕像

只得雙手掩面

禁止淚下如雨

流汗比流淚美麗

但發的都是冷汗

濕透了床單 枕頭

冷盾牌不夠安全

坐戰壕底望月

望可飛過夜空

進入燈火通明的殿

可是 我的王 你在哪裏

後記︰我的弟妹都是基督徒,神愛罪人,為什麼他們不原諒我在狂躁時做錯的事呢?而我也信神,但神為什麼不愛我,我的禱告祢聽見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