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困在長方體

午後走出孤獨國

船擱淺在麥當奴

餐廳堆滿失掉的靈魂

檸檬茶說:「Time to chill」

我說我剛清醒

咬一口不安

啜一口虛妄

血給稀釋

心就缺了一角

燈光

誤會我已死了

越發昏暗

漢堡包咧着嘴

大唱輓歌

透明的我飄到

商場中央

然後

提款機

再到

街市門口

佇立

是默站據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