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戰士

總敗給清晨

盔甲在中午前化灰

留下後悔的眼淚

日復日的哭

然後

想到

撕掉日子

没法砍下過去的頭

縮短他

碾碎他

然後變成虛無

原來只有空想

那堆廢紙仍在

那堆不見光的

仍藏着了鬧鐘

曬乾了的失敗

大大烈烈在暴露中

奇形怪狀滲出瘀血

血絲織了件錯毛衣

滿滿是洞

洞鑽出了鳥

知更鳥都死了

找不出毛線頭

我的毛線頭呢

那條還未打結的

毛線頭呢

現在我正寫一首過去的詩

意味着過去讓我疼痛

我把這首詩讀給你們聽

然後在胃液消化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