黏黏蠕動的春天令毛蟲也心悸

悸動着鎅出一道痕,留給退去的冬天

冬天鬧哄哄地喝起香料熱酒

酒醉已醒,還剩眩暈

暈開的血液知道自己身世,不敢走遠

銀邊晴雲暗下炭灰雨

污水浮起Mary Janes

左腳拭淚

右腳摔杯

就把你切碎放在不能下葬的七副棺木

一片一大片鏡子鋪在水泥地

天空在地上,鏡在黑洞中

我並不是只得一面

是的!就是那面不見光

植被在樂上,而我在落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