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法說明我是否害怕黑暗
只知躲在暗角曾妄想輕盈化塵

我沒法說明我是否熱愛光亮
只知站在光底曾享受溫暖醞釀
穩實的存在跟光暗似乎沒有關係
也別討論光與暗誰比誰美
白天燭光不會踏出優雅的舞姿
黑夜月亮缺了太陽光就穿不了閃銀外衣
她與她的分別只是次序
天地初開是黑暗,然後有光

(失眠時候總想寫點東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