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再等 終於圍上皇帝的雍容

城堡太小 令人窒息

等得久了 臉上多了一陣黑氣

A彷彿有點賠不是的意圖

没有風 烏雲未散

對面山

突然行雷閃電 山洪暴發

A狂吼着「走吧!不做你生意」

最後賠不是的是我

到別處碰上B

B優雅細緻 卻是個堵塞了的沙漏

悠悠長河千里 還未到海

我說没關係 剪吧 要短

他興奮地說「真的嗎?」

絲絲細細的髮落

我想說的是 没有Twiggy的爽脆

B紳士地蹙眉

最後賠不是的都是我

眾裏尋他找到C

達利彎彎的鬍子 是品味的標記

拍拍尖銳的雙翼裁出了獸

耳垂旁的最後三角小地也失守了

男孩像我 應該戴上獵人的帽

不想再賠不是

回應個橡皮果汁糖的笑意盈盈

唯有待小行星長出藤蔓

讓虛心花王剪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