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詩是記敍文,平白的記錄了發的一個夢。有點重口味,慎入。哈哈。

倚在布匹山睡着

「頭」滾過我的臉

把我弄醒了

白骨在破口,「頭」没有血

女子把「頭」安放在金塔

我說不如為「它」上香

之後為離鄉的「頭」

唱着註有鄉愁的悼詞

男子說我文思敏銳

坦白說這是人家的歌詞

門關上,門開了

幽靈出現,走過,没話

我又躺着等待甜蜜的牽手

「頭」白色塑膠的臉

輕輕吻了我一遍又一遍

閉着眼也能

看到「頭」俊朗的臉龐

一眨眼的換氣

「頭」披起魔術師的斗篷

臉上多了血氣

但依然是一個頭顱

對着梨花說︰

「妹子我們回去吧

漢城沉没了,六道輪迴後

我仍是你哥哥」

「頭」走了以後

還未拖到堅壯的手

醒來

再睡

從頭說起「頭」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