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鳥醒來 鳴叫了幾聲

玻璃腦袋 空空盪盪

睡覺是最好的隱身術

隱身在一角 忘記自己 忘記世界

成為幽靈在自己的國度上演悲劇

可怕的劇情發展成錐心之痛

乍醒乍睡 海浪中掙扎上岸

沉船餘生 在石灘上 醒了

太陽滲着微黃的光 已準備撤退

秒針移動一下 身上就少一塊肉

想在變成骷髏之前做點事

肉身鍍成海綿狀

打算吸好多好多書海的水份

之後榨出畫面的玉液

再跟着拖出詩句的尾巴

然而這人工方塊還乾巴巴的擱在桌上

轉眼夜色來襲 胸口打了一個又一個大結

於不能不在床上的時間躺在床上

差一刻到兩點 懷著胸口那堆結 起來

螞蟻爬格子地書寫着情話

密密的把白紙填成黑紙

結的一頭 從口裏吐出了蛇

蛇的毒液倒流身體內

種出惡毒的夢 輪迴到白天的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